Ryanoi0_O

“那就,寒假再见啦。”

ky,陌生人站内转载一概拉黑
吃什么看产出,基本上可拆不逆😊

十八线文手画手,样样渣,大部分时候自娱自乐
图文不商用即可,转载请告知

光速脱坑种子选手

出现链接打不开的情况时务必告知
勇维个人志正在店铺【時間回環】通贩中,许愿能完售,笔芯

我终于对这个节目出手了

来源最新一期a v14640562

我要说,嘉峰靓仔

老叶真是人生导师

一直想搞叶王年龄操作,有个脑洞就是关于师生的,题材很土就是正直青年教师拯救失足高中生(不对),结果反而被高中生在网游里焦作人,最后高中生打到top人人都说他牛逼,他回来把老师给把到手了,还说你就跟着我不要做老师了工资那么低还那么累,那帮小兔崽子不听你的话,我可听了,你就做我一个人的班主任吧,替我管管家里的帐什么的,我保证按月缴纳学费(

王老师气得不行还准备教育他,就被办公室其他老师给送出来了,大家都带着对他傍上二世祖的真诚祝福,真是可喜可贺哦

粤知有一期教PUA撩妹的感觉可以拿来改喻王

等有时间就搞起233

真诚地向大家推荐王朔的《顽主》

我就是没法抵抗认真的无赖(摊手)

老早就听说过《过把瘾就死》看完了发现这应该算是言情里头搞囚禁的鼻祖了吧……除去后面要死要活的那段都挺好

【别王】Signal

别王


刘小别喜欢打音游这事儿在微草算不上是个秘密,有时候被他带的一些小年轻们也会跟风一起玩一玩,别哥作为他们口中的大佬,技术过硬,氪金不眨眼,而且还自学了日语,理解日服剧情不在话下,卖安利往往只需要一个眼神。

其他人跟风的最多玩一个月就哭喊着脸黑卸载了,只有别哥一直坚持着从开服玩到即将关服,没人知道他为何如此执念于这个游戏。

如果是前几年火遍大江南北的妹子音游,还可以理解,可是那是个养成小哥哥的音游啊,因为这大家甚至还怀疑过大佬的性取向。

“这叫欣赏,懂吗。”

别哥云淡风轻地在手机上高速舞动指尖,还能跟旁边人搭句话。


本来,刘小别也不是能对游戏长情的人,毕竟新的游戏总会来,以前的游戏那几个角色,那几首歌,不说看腻了也听腻了,他在这个游戏之前跳过的坑也不少,卸载了也就没想过再下回来玩,只有这个一直留在手机里,没事就要打开来划拉看板,没别的,因为他抽到的看板气质特别像自家队长。

嘘,这事可不要声张。


游戏都会渐渐地加大难度,音游除去hard就是ex难度了,不过对刘小别这种手速狂魔来说,基本是一次稳,两三次高分的程度。

还记得看板君的活动曲的ex谱让一众大佬跌落神坛,连刘小别都要下攻略练习才堪堪通过,可惜要拿卡的分数条件过于苛刻,眼看着活动时间就快到了,刘小别愁得抓心挠肝,又碰上跟其他队的练习赛,状态非常不稳定,王杰希散会之后走到他身边想问他几句,看到他手机屏幕。

“你也打这个?”

“啊?……队,队长!”

刘小别第一反应就是站起来,然后就想藏手机。

“过不去?”

王杰希冲他伸出手,意思是让他自己把手机递过来。

“队长也玩呐?”

“听队员说你最近迷这个,我也去试着玩了玩,挺考验手速的。”

没想到队长是为了我特地……大神刘小别一个恍惚,就把手机交了出去。

“我帮你打过去,你静下心练习,成吗。”

刘小别连连点头,顺便祈祷王杰希别切回他的首页。

熟悉的前奏响起,王杰希静静地坐在他身边,刘小别也坐下来,盯着他漂亮的手指,想着原来他也习惯用拇指走位啊……


别哥的主力队也全部是由看板君组成的,他喜欢开特效,这时看到不同形态的小哥哥从王杰希的手指下闪过,不知为何突然害羞了起来。

王杰希甚至打到了全perfect,SSS级通关,活动卡到手。

“喏,给你。”

刘小别诚惶诚恐地接过手机,看到王杰希起身活动了几下手指。

“队长,我帮你做手操吧。”

“倒还不至于……”王杰希看着他,“你不把他锁好吗?”

“啊,是……”

刘小别熟练的操作起来,把新卡设置成了新看板,还顺带截了许多图预备拉仇恨用。

怎么发他都想好了,我男神帮我拿的卡,羡慕嫉妒恨吗?


“你这么喜欢他啊?”

王杰希凑近他,看到队员列表里基本都是看板的卡。

刘小别的脸涨得通红,他连连点头,只感觉到王杰希的笑声轻轻地从他头顶飘过。

“现在能好好准备比赛了?”

“一定!”

刘小别慌着站起来,差点与队长撞了个满怀。

“期待你的表现。”

“是!”


自那之后,刘小别有事没事会和队长探讨游戏的情况,可惜没一年,游戏就传出了要关服的消息。

刘小别惆怅地摸着首页面板,看板君跟着他的手指移动眼神,还会时不时地倾诉爱语,因为他们的喜爱度已经达到游戏的最上限了。

“关的太仓促了吧?难道是我氪的还不够……”

既然都要关了,最后再留个纪念吧。

刘小别把用户名改成了“我爱王杰希”,因为他想着反正没人知道这个号背后的人是谁,而且平时挑战赛也经常碰到花式表白队长的ID。

可是,他忘了,自己和王杰希互加了好友,一打开列表就能看到那种。


所以他在回房间睡觉之前被王杰希堵了门壁咚还一脸无辜紧张的模样,在当事人眼里看来是多么的不可理喻啊。

“你最好解释一下。”

“队,队长……”

“不是爱我吗?”

“那是……”刘小别本想抖机灵说是敬爱,话到嘴边还是放弃了,他望进王杰希的眼里,发现他是在强撑着等待自己的答案。

“好吧,我爱……”

王杰希却捂住了他的嘴巴。

“进屋说。”

刘小别欲哭无泪,只好开了门迎接队长,王杰希反锁了门,刘小别开始一一交代,从入坑契机到拿了几张卡的心路历程都说的清清楚楚。

王杰希坐在他的床上翘着腿,好像还不是很满意。

“说关键的。”

“因为他的气质很像你,所以我才……”

好像不用再解释了,王杰希拍拍床,示意刘小别也坐下。

“你再继续刚才走廊里没说完的话。”

“……什么啊。”

“你的ID。”

刘小别扭扭捏捏,说不出口,明明改名的时候打字特别流畅,王杰希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也打开那个游戏,把自己的ID给他看。


“满意吗?”

刘小别激动地快要滚到地上,才磕磕巴巴地说出来。

“我,爱,爱刘小……别?”

王杰希只点点头,一切尽在不言中。


end


其实想的时候就断在这里,后面的展开想不出了,就断在这吧……´_>`

今年太适合搞事

情人节啪完直接第二天带回家过年什么的

给你✨✨

嗨呀我不做人了需要喻文州立刻娶我

【叶王】厨房play

厨房play


王杰希刚把一个漂亮的鸡蛋打进锅中的沸水里,就看到叶修扯开领带进门。

“回来了。”

说完他又继续盯着食谱,鸡蛋在锅里翻出花来。

“老王,做什么呐?”

叶修随便把西装外套往沙发上一扔,踩着拖鞋慢悠悠地晃到他身边。

“自己看。”

王杰希把pad上的食谱给他看,叶修一看到那大大小小的步骤都头皮发麻。

“咱不折腾成吗,其实吃泡面我也没意见。”

“那怎么行,你之前在网吧吃多少了都,对身体不好。”

王杰希语重心长地说道,叶修只好摆手作投降状,“好吧,今晚加餐,我能帮上什么忙啊?”

“没你事,这道菜我研究好几天了。”

叶修一看流水台上,各色材料齐全,还放着几盘貌似失败的作品,他想也没想就尝了一口。

“那个不好吃,我打算扔了的,你别动。”

“嚯……”

叶修砸吧着嘴还是把那口菜吞了。

“都说了不好吃了。”

王杰希嘴上埋怨着,眼睛却盯着叶修看,叶修也在看他。

穿着绿色队服的王杰希他见得多了,现在这样倒让人稀罕起来。墨绿色的围裙套在脖子上,从后腰延伸出一个小巧却不那么对称的蝴蝶结,他里面穿的是居家的普通白衬衫和七分裤,最细长漂亮的地方都露出来,踩着的却是叶修买来的小猫拖鞋。

“谁说的,明明那么秀色可餐。”

叶修用手指轻轻刮去他脸上沾上的面粉,笑嘻嘻地舔干净了。

“你这人真是……”

王杰希不再看他,专注地观察起锅中的鸡蛋。

“真能看出花来啊,不行咱们下面吃吧?”

叶修的手摸着那个小蝴蝶结,手指灵巧地钻入,摸开了裤子的搭扣,衣服在王杰希身上总是松垮垮的,没两下就快掉在地板上。

“别弄……”

这么说着,却关了炉子的火,沸腾鼓起的气泡渐渐消散,未熟的鸡蛋糊成一片,王杰希的手指扣紧了光滑的台面,缩着肩膀想要避开叶修的亲吻。

“我不是很想吃饭了……我想先解决你这道前菜。”

叶修竟然能在围裙保持原样的情况下,扒光了自己的衣服,王杰希感到非常的不可思议。

“这个,不脱掉吗?”

“不脱啊,脱了就没意思了。”

王杰希一时臊得不行,甚至忘了回他几句垃圾话,不过论垃圾话的水准,他确实是比不上这个在他身上乱摸的前辈。

“你这样很……等下……”

“等不了了。”叶修在他耳边吹气,“我不信你等得了。”


手触及黏答答的一片,厨房确实不太适合做这档子事,叶修看了周围一圈都是食材,看起来挺无辜的,用上了指不定王杰希要跟他冷战。

“……去卧室。”

王杰希抓住他手腕,声音坚决。

“行啊,不过我就一个要求。”

“什么……”

王杰希被他拿捏得声调都变了,清冷的本音里夹杂着欲念。

“这个你必须穿着。”

王杰希身上也就只剩下那块布料了,他只能点头。


叶修总觉得他自己不是特别热衷于性的人,到这一步了,才发现自己是错得离谱。

卧室的床帘拉到一半,外头的天光还没暗下来,还算是白日宣淫,叶修隔着墨绿色布料揉捏着王杰希瘦长的身躯,包括坚硬的骨和柔软的肉,还有难以启齿的边边角角,多的是荤话没处倾吐,最后还是选择了深吻。

连他不小心溢出的喘息都是甜的,他今晚想做什么给我吃来着,叶修思考了几秒,可看到王杰希白得发亮的腿根,他又想,管他呢。


“我没劲了,你去做饭吧。”

王杰希把揉皱了的围裙解开放到一边,对着在窗台外面抽烟的叶修说道。

“你说的啊,我可只会泡面哈。”

“那就泡面吧。”

王杰希不想动,全身酸痛更懒得回他。

“好吧,我给你下面吃。”

叶修说完自己都笑了,他把烟灭了再进来。

“贫得你。”

王杰希把枕头扔到他身上。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