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yanoi

只有自我否定是不行的
斐亨生一卡车!
国服crashfever的py码:505721300

【白许】星间飞行

架空

但是白起的能力在



Wind, wind, wind.


白起与许墨曾经有过一面之缘。

当年许墨教授的研究震惊中外,让恋语市也大大地出了回名,当时接待外宾的时候,白起是警卫的其中一员。

他和同事都以为这位教授会是那种中年地中海,甚至有点胖的人物,一定会戴厚得像啤酒瓶底的眼镜,毕竟年轻警员平时也不会关注学术界,他们就按照刻板印象来刻画许墨教授,可当见到真人的时候,所有人都震惊了。

“白哥,你看到没?那就是许教授!”

“看到了看到了,嘘,不要说话。”

白起穿着制服站得笔直,他们面前的许教授正用流利的英语与外宾谈笑风生。一句话也听不懂……许墨教授刚出来的时候还对着他们笑了一下,惊得旁边人又开始唠叨。

“之前是不是上过节目啊?我女朋友念叨过他几次……”

白起偷偷掐了一下他大腿,人才闭嘴。

“跟上,别忘了我们来干嘛的。”

许墨教授与外宾有说有笑地走在媒体的闪光灯中央,偶尔会对着镜头挥手致意,白起没有看错,他又对着自己的方向挥手了。

晚宴上。

白起站在高处的角落,目光一直锁定在许墨教授身上。

“没有异常。”

每隔十分钟就要向总部传送宴会的情况,白起放下通讯器,脚尖一跳就到了对面。

他看到许墨教授拿着香槟与一位外宾出去了。

“报告,发生情况,目标已离开会场。”

白起站在高高的屋檐上,在这里只能隐约听到他们说话。时而有许墨教授轻柔的笑声传来,接着又是一阵絮语。

“到底在说什么啊……”

白起靠近了些,就看到许墨教授软倒在对方怀里。

“糟了!”

下意识地发动能力,安静的夜晚突然掀起一阵狂风,树叶被纷纷吹起,遮住了那人的视线,白起急忙圈住教授的腰身,升向了夜空。

“你是……?”

“今天的警卫,我叫白起。”

“啊,我认得你。”

“唉?”

“你现在要带我去哪……我们现在,在天上吗?”

完了……一不小心升得太高,白起带着他缓慢下落一些,许墨只得尽全力攀缘着他,双臂拢住他的肩膀,燕尾服的下摆在风中猎猎飞扬。

“飞起来了……我是在做梦吗?”

白起借着月光和城市的霓虹看清许墨的脸,殷红的脸颊昭告了此人喝醉的事实。

“不是做梦……”

“嗯?”

许墨疑惑地看着他,精心打理过的发型被风吹乱,显得这张年轻的脸更稚嫩了。

“是我在带你飞。”

既然喝醉了,那应该也不会记得今晚发生的事情吧……

白起搂着他的腰,“要不要试试看空中散步?”

“好啊……真的好高……”

许墨低头只看到恋语市市中心繁华的夜景,车辆川流不息,标志性的信号塔发射着彩光,还有远处依稀的万家灯火。

白起抓紧他的左手,“放开一点,对……就像走在路上一样。”

“有什么……在托着我,白起!”

许墨很高兴地笑了,有风承载着他的步伐,而腰间和右手传来的体温又是那么的令人安心。

“接下来想去哪里?”

“嗯……不想回家。”

会场很危险,肯定也不能回去了。

“哪里都不想去,就想在这里,不好吗?”

许墨侧过头来问他,眼里是漫天的星星。

可惜他没有待太久,白起警官害怕夜风吹坏了科学家的身体,还是把他送回研究所了。

“我还是第一次从窗户进来。”

直到许墨的双脚稳稳地落在地面上,白起才停下了能力。

“也是第一次在空中散步吧?”

“是的,谢谢你,白起。”

白起踩在研究所的窗台上,好像不应该再停留,正当他准备转身离开时,许墨教授走近,亲吻了一下他的额头。

“明晚你还会来吗?”

白起捂着额头,红着脸,几乎和醉酒的程度无异。

“……会的。”

“我要怎么联络你呢?”

“在风里喊我的名字就好。”

年轻的警官留下这句话,随后消失在玫紫色的夜空里。

END




“白起。”

“不要我刚走就叫我名字!”

评论 ( 20 )
热度 ( 112 )

© Ryano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