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yanoi

稳住银票要的全到
盲目头铁只能疯掉
斐波亨亨快去结婚
国服crashfever的py码:505721300

【言许】All about you 06

ABO
架空

前文 01  02  03  04  05





首先是研究所的同事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我给许墨教授送了三次报告了,都看到他趴在桌子上休息,就没好意思打扰……”

“是不是因为天冷了,我天天也困着呢。”

“以前也没见教授困成这样。”

“你们说,会不会是……?”


然后是L大的热心学子发现了问题。

许墨教授说话温声细语,但是从来不会突然中断,可最近的讲座里,教授经常说着说着就突然停下,也不是为了要提问。私下问他是不是身体有问题,要不要多注意休息,教授又摇头说自己没关系。

“我有个大胆的想法……”


李泽言仿佛是最迟钝的那一个,他最后才发现。

许墨没有明说,李泽言却俨然把自己当作了他的专属厨师,每到饭点都亲自来接。

“费心了,每天的菜都不一样。”

许墨不太有食欲似的,拿着叉子戳炒鸡蛋,一盘金黄完整的鸡蛋被他戳得惨不忍睹。

“毕竟也是开店的,不经常练练手也不行。”李泽言坐到他旁边,“不好吃?”

“啊?没有。”

许墨只好夹起一块菜往嘴里送,吃得兴致缺缺。

“是消化不良?听你同事说你最近还很嗜睡,睡不好吗?”

“有点吧……”许墨忧心忡忡地看着自己的肚子,“还有一种可能性,但是我不愿意接受……我更愿意说我只是发胖了,被尊敬的李总喂胖了。”

许墨很忧郁地把吃光的盘子推到一边去,“我吃饱了。”

“就吃这么点?你是猫吗。”

李泽言脑子动得快,他已经在脑内想象许墨教授长出猫耳猫尾巴冲他喵喵叫的模样了。

“猫也不错……”

“神经。”许墨小小声地吐槽他。

“要不,还是去检查下?”

“不喜欢医院,不想去。”

这话一出,许墨都觉得自己有点不正常。李泽言听到他这类似撒娇的口气,忙用他那低沉磁性的男低音哄起来。

“好,不想去就不去。我让我家里的医生帮你看看?”

都说到这一步,许墨也不好再拂他的意,只能点了头。最近身体状况确实不正常,甚至影响到了正常工作,早点解决对他也没什么坏处。

话是这么说了。


家庭医生面色凝重地拿着体检报告,站在门口不敢进来。

“总不会是什么绝症吧?”

许墨想到研究所的姑娘们最近话题里的那部让人撕心裂肺的电视剧,男主也被叫作什么教授来着,许墨经常被拿来做比较。

“那个,李总……您先出来一下……”

“嗯?”许墨还有心情开玩笑,“该不会是李总其实有隐疾……”

“确实也跟李总有关系……”

家庭医生默默地加了一句。

“你还是赶紧出去看看吧。”

许墨把李泽言推了出去。


“啊,这个,容我冒昧地问一句,你与许墨教授是什么关系……”

“哈?”李泽言翘着腿坐在黑色沙发上,眼中都是对医生智商的鄙视,“你闻不出来?”

“这自然是能闻出来的,只不过为了您和许教授的名誉,建议你们早点把婚结了……”

“啊?难道……”

李泽言把医生手里的报告抢了过来。医生发誓他不会把接下来恋语市这位著名大A的失态告诉所有人。


“许许许许墨!”

“发生什么了?病情很严重吗?无法控制了吗?”

许墨被他吓得站起来,李泽言冲上来就要抱他。

“你干嘛!给我看看……”

李泽言已经高兴地说不出话了,他很想像电视剧男主那样把许墨教授就这么抱起来转上个三圈,但是为了他的身体和自己的性命着想,还是没敢这么干。

许墨教授自然看得懂报告,他缓慢地坐回座位上,就那么盯着结果发呆。

各项数据正常,只有一栏不对。

“那医生跟你说什么了。”

“建议我们尽早结婚。……你不高兴?”

许墨瘫坐在椅子上,脱力地说,“你真的觉得我适合?”

“我都标记过你多少天了你现在才问?”

李泽言想这产前抑郁未免有点太快了,堪比应激反应。

“你能不能……先别把结果告诉其他人?”

“放心吧,我父母对你没有意见。”

“……”

“标记之后,我就把你介绍给他们了。”

许墨真的不想再吐槽他了。

“你现在应该请个长假。”

“我报告还没写完,课也没上完。”

“给你找代笔代课。”

“我还没做好准备……”

“陪你慢慢准备,怎么样?”

“我不想……”

许墨欲言又止,他的眼睛盯着地面,只想问是不是有人把他的药给调包了,为什么还是迎来了这个最糟糕的结局。

面前的Alpha无疑是个最好的人选,他有钱,又顾家,强势而温柔,此刻正屈膝在自己脚边,只差一点气氛就堪比求婚了。


可那句好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李泽言抚摸着许墨后颈的短发,它们被削得很短,绒绒地长出一层来,有点扎手。

“我不勉强你,不过还是要注意身体。真不想要,我可以联系手术。”

最后的几个字快低到听不清,许墨想起了自己过早去世的父母,如果父母还在,那么他肯定早就结婚,安顿下来了,说不定孩子都已经有了好几个。而不会像现在这样,快要误了时间,动摇着与目的明确的对象交往这么久。

李泽言温厚的手掌轻柔地抚摸着自己的颈项,不带任何情色的意味,就是这双手,捧过玫瑰,做过美味佳肴,最后稳稳地选择了拥抱自己。

“不要手术……”

许墨轻声说着,李泽言听不真切,只能靠近他。

“你说什么?”

“结婚吧。”

许墨抬起头来,眼里不知何时起积满泪水,再碰一下就要滴落。

“请和我结婚。”



tbc

评论 ( 15 )
热度 ( 153 )

© Ryano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