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yanoi

飨宴之终焉。
热爱之枯竭。

【斐亨】假期余响




一转眼夏天就要过去,周年祭典和一堆夏日活动重合在一起,盛大的热闹之后是安静的寂寥,身为学术的一员,斐波那契和亨佩尔在众多居民纵情玩乐的时候,都各自处理着手头的工作,现在活动结束他们才终于可以喘口气休息几天。

亨佩尔因为喜静,多负责的是文书工作,天天坐办公室下发通知就可以了,所以一个夏天过去都没有什么变化,反观斐波那契,则因为高强度的户外工作,被太阳晒到的皮肤黑了一大圈。

“嗯?晒痕好明显……”

“不都这样。”

斐波那契不以为意,亨佩尔凑近过来,本就白皙的他和自己相比,简直是在发光。

亨佩尔的手指挑起他穿的黑色背心的肩带,看着那泾渭分明的分界,“你没有做防护吗?”

“又不是女孩子……”

“啊,说起来这几天可以休息一下,要不要去海边?”

斐波那契眉头一皱,“天天都去,还有去的必要吗?”

“你是去工作,我还没有出过门呢。”

“也是,那你收拾东西没,我们等这边会议结束就去?”

“早就收拾好啦。”亨佩尔不知何时拎着一个包,“我们走吧。”

“还有会呢。”

“没事啦,我请过假的。”

“也包括我吗?”

斐波那契可还记得以前亨佩尔骗自己翘班出去玩的事。

“放心,这次我有好好请假,俩人的份。”

他头顶的那圈数字也被主人的好心情感染,快活地旋转起来。

海滩已经没有多少游客,之前的狼藉也被收拾干净,斐波那契就那么直接躺在沙滩上,海浪一阵一阵地淹没他的脚踝。

“怪不得你会晒这么黑。”

亨佩尔把太阳伞往这边挪了挪。

“没关系吧,现在太阳也不强了。”斐波那契看着亨佩尔裸露在外的双腿,“伞你一个人用就行。”
“我可不想我俩的差距继续扩大,今天大家的目光你没注意到?再想偷偷带你出去可就难了,目标这么明显。”

亨佩尔刚才在玩沙子,细碎的沙砾还卡在他的指缝间,食指和中指交替着在斐波那契的肩膀上行走。

“别玩了。”

斐波那契抓住他不安分的手指,顺势把他拽进了自己怀里。

“哎呀,这样很热……”

亨佩尔这么说着,却没有离开他的怀抱。

沙滩承载了太阳的热度,而身边人的体温好像还要更高一点,连日来紧张的神经终于得以放松,亨佩尔迷迷糊糊地又要睡着。

“喂,是你提议要出来玩的吧,在哪睡不行?”

斐波那契不满地摇了摇他的身体。

“嗯……”

浪潮覆盖过的皮肤,因为海水蒸干而泛起凉意,亨佩尔悄悄地将脚踩在斐波那契的脚面上。

这样全身心依赖的模样确实取悦到了恋人,斐波那契叹了口气,慢慢地放松下来,手指卷着亨佩尔略长的头发。

评论 ( 2 )
热度 ( 6 )

© Ryanoi | Powered by LOFTER